搜尋

透過「系統性方式」理解北京對香港的戰略目標 


Photo: Inmediahk

文章導讀:

  • 本文的主要論點:作者透過一個系統性的思考模式 (systematic thinking) ,用三個層面──從表層到核心,來解析北京對香港所採取的行動。

  • 這三個層面包括:北京將外國勢力視為其外交政策上最大的挑戰(最外層),北京利用官方媒體爭奪國際話語權(第二層),以及北京害怕美國和西方國家透過西化 (westernization) 分裂中國內部(最內層)。

  • 防止外國勢力干涉北京的「第一環」領土一直以來是北京的戰略目標。北京當局渴望在國際上擁有更大的話語權,可以說是其經營目標。

  • 中國對香港進行全面中國化的決定是否將使美國不再對台灣「戰略模糊」(strategic ambiguity)?

大多數人討論《香港國安法》時通常會圍繞著這樣的評論:中國頒布的《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破壞了香港長久以來的西式自由與民主。自國安法生效以來,不少社運人士被捕反映了香港正在被日益侵蝕的自由。許多被認為是在倡導港獨的人因為他們所舉的布條、穿的衣服和發布的推文而被逮捕;香港十二名民主派候選人被禁止參加立法會選舉(且此選舉也因疫情被延後了一年);中國政府還曾宣稱他們有權起訴那些在海外批評中共的人。自國安法通過以來,最多人關注的逮捕就是身為民主媒體大亨及《蘋果日報》創辦人的黎智英。


對於大多數捍衛自己民主體制的台灣人來說,將中國採取的措施理解為恐怖手段固然沒錯,但我們必須透過更系統性的思考 (systematic thinking) 來深入探討這個問題,以理解為什麼對香港進行全面的中國化對北京的利益這麼至關重要。


這種系統性的思考涉及以下層面。第一層,我們必須了解到,外國勢力是北京在外交政策上最大的挑戰。第二層,北京對外影響力的活動正在迅速地增加、擴大,為的是改善中國的國際形象並與西方媒體競爭國際話語權,因為北京的最終目標是「講好中國故事」。第三層,北京最擔心的是美國和西方國家透過西化 (westernization) 來分裂那些北京控制的地區(如香港和台灣)。第三層是了解北京為什麼決意從根本上改變香港歷史悠久的西式自由與民主的核心。


為了更明確的區分中國和西方國家對「自由」的定義,本文使用「西式自由與民主」一詞來劃分中國政府所認為的「自由」:北京用該詞來專門批評美國的槍支管制、犯罪率、醫療體系等問題。


北京當局的外交挑戰


系統性思考的第一層指出了外國干涉是北京在外交政策上最大的挑戰。當美國和西方國家影響到北京的「第一環」領土 (First Ring territory) 時,這樣的外交挑戰就尤其顯著。北京的「第一環」領土指的是北京當局主張的領土,不論北京有無實際控制這些領土。換句話說,北京主要關注香港和台灣是因為它們長期享有成熟、民主的政治體制和良好的人權保障。


就台灣而言,令北京擔憂的是,他們視為其領土一部份的台灣已經發展了成熟的軍事實力,且根據全球火力報告,台灣的軍事實力在138個國家中排名第26位,這樣的軍事實力對北京造成了一定程度上的威懾。同樣,自從2014年的雨傘革命以來,香港人就將北京的舉動視為反西化,所以至今仍冒著生命危險進行示威抗議,他們向北京表明了不會屈服於威權國家的決心。台灣和香港的這兩個例子明確地向北京發出了同樣的訊息,那就是:台灣和香港選擇接受西方價值觀,並且拒絕那些所謂「中華文化的根」。由此可見,北京最大的敵人是美國,因此北京一直在試圖通過各種經濟手段(例如對話、市場准入、貿易協定、國有企業、遊客和學生的活動等)來增加美國干預的成本。


系統性思考的第二層重點在於北京和西方國家在國際話語權上的競爭。國際話語權的霸權地位意味著北京可以成功地將「中國故事」快速推銷給全世界。這也解釋了為什麼擴大對外影響力的活動對中國如此重要:如果中國能提升形象,那其所作所為就能夠被世界看到和認可。這個中國形象品牌試圖展現一個為「人類命運共同體」而努力的和平中國,包含尊重其他國家的政治制度、秉持著求同存異的精神、和抱持著雙贏的心態。從北京的角度來看,只要他們有能力將其形象品牌行銷給其他國家,就可以成功迫使其他國家默許北京達到他們的利益。因此,對於那些希望政局安定的人,北京將竭盡所能地把香港人抹黑成暴徒。


北京的擔憂:西化所導致的分裂


系統性思考的第三層主要聚焦在西化 (westernization) 對中國內部所造成的分裂。正如第二層所說,北京希望「講好中國故事」,所以一直很害怕香港和台灣因為西化和中國分裂,而這有以下三個原因:


第一,美國和其他國家持續地對集權體制下的中國表示不信任。政治制度上的差異加劇了這種不信任,使得這些國家不僅質疑中國幫助貧窮國家背後的動機,而且還推測中國是造成新冠肺炎 (COVID-19) 在全球大規模爆發的原因。同樣,香港和台灣因政治體制與中國大不相同,所以也極度不信任中國。微信和抖音等中國科技公司的氾濫更是加劇了大家對北京當局的不信任。


為了報復北京對美國國安所造成的威脅,美國總統川普最近發布了一項行政命令禁止抖音,認為美國用戶資料可能會被洩露給中國政府。雖然專家已經列舉了這種風險的可能性,但目前尚無證據表明資訊洩漏有確實發生。基於對網絡資訊安全的疑慮,台灣政府也於今年四月初宣布公務機關與各級學校禁用遠距視訊會議軟體Zoom,因為研究發現有某些用戶數據經由位處中國的伺服器傳輸資料。在中國與其關係不佳的國家不斷以牙還牙、針鋒相對的過程中,國與國之間的不信任在國際上就變得更加明顯。


第二,北京未能成功行銷其「中國故事」因為中國的官方媒體無法與西方媒體抗衡。在追蹤人數方面,《人民日報》在社群媒體上擁有5000萬的追蹤數,而《中國日報》在線上及線下共有4500萬個讀者,但這些數字遠遠不及西方媒體的用戶和讀者數量。例如,就訂閱數而言,CNN在美國大約有9000萬個家庭觀看,而在全球則有3.88億個家庭觀看;BBC有3.94億位觀眾;彭博社則有6200萬位觀眾。這些數字遠高於中國的官方媒體,但這是有問題的,因為這些西方媒體時常批評中國的價值觀,並透過所傳遞的信息使中國處於一個不利的位置。


第三,從北京的角度來看,美國一再地西化台灣和香港。隨著美國批准越來越多對台軍售案,台美關係可以說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美國國會在2019年通過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美國國務卿蓬佩奧 (Mike Pompeo) 指出香港「不再具備高度自治。」雖然本文不會深入探討台美關係及港美關係,但知道北京有正當理由來阻止外國勢力干涉其「第一環」領土,對於理解北京的整體戰略目標極為重要。


結語


對於那些關注中港台局勢的人來說,中國對香港自治權的剝奪以及對台灣的頻頻威脅,似乎就像是獨裁政權在任意行使權力,又或者是在挑戰美國的全球主導地位,但事實上可能更像是北京對其認為的「來自西方的威脅」而採取的手段。對北京而言,他們只是在試圖遏制外國勢力對中國的影響,與西方媒體談論自己的「中國故事」,並阻止那些可能造成內部分裂的因素。儘管本文沒有討論這些北京視為威脅的根源或真實性,但本文提供一個系統的框架來理解和預測中國未來的走向。


-

作者:王勁惟 (Willis Wang)

譯者:黃耘琪 (Rachel Huang)

-

作者簡介:王勁惟 (Willis Wang) 目前就讀於美國喬治城大學的外交學院,主修國際政治。過去他曾在位於美國華府的智庫 2049計畫研究所 (Project 2049 Institute) 實習約十個月。他致力於研究美中台三角關係,並對台灣的戰備狀態和指揮自動化系統 (C4ISR) 具有一定的知識。他精通中文及英文,且有兩年的日文學習經歷。

-

The original version of the article is published on Ketagalan Media here.

(Translated by Rachel Huang. Written by Willis Wang.)



175 次瀏覽

臺灣計畫 Project Taiwan

©2020 by Project Taiwan. Logo created by Sandy Chen.